陌陌—咸鱼

这里陌陌,质量不好,挖坑不填又是条咸鱼,但是个好人
欢迎扩列:1453752069

似乎是太久不去本丸才会得到出乎意料的结果的体质……
嗯……

『标题被婶婶吃掉了』








审神者是普通的审神者

但她不再是充满朝气的少女

而是老去的审神者

一期一振还是那把一期一振

他的容貌不会变

他的年龄有增无减

审神者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一期一振就比初始刀晚了那么一会就显现陪伴在她的身边,有些初始刀都撼动不了的地位

有人问审神者为什么

审神者红着脸,双手揪着衣角害羞的说:“因为喜欢一期先生啊。”

话一说出口就会被传出去,傍晚一期一振就去找了审神者,第二天早上他们就对大家说在一起了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顺利

那时的审神者会坐在一期一振的怀里捏着他的手很认真的说:“我要永远跟一期先生在一起噢。”

现在的审神者像是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隔三差五就会对一期一振说:“一期先生,一辈子真短暂呢。”

她不怕一期一振会听腻这句话,他们无论何时都像是刚新婚一般甜蜜,从未疏远不耐过对方

审神者大概是太老了,总是想着从前的事情,思绪飘着飘着就飘到了刚跟一期一振在一起一个月的事情

————————————————————











————————————————————『没有了』『请不要打我』

『……我在你身旁吗?』
『没事的,我在你身边啊。』
『不管日落,月升』
『就算哪一天分别之日来临』
『我依旧会继续在你身边』
啊……
平助小天使真的是融化的我的心……
又心疼……

终于来了!!!『激动到撞墙』
虽然博多限锻还是连连坠机……
期间耗费小判:1000

当你不再登录刀剑时2

1.质量很差
2.日常短小
3.跟之前比改变了一些……
4.这次是最开始拥有的太刀







【鹤丸国永】
作为国服赠送的太刀之一,鹤丸国永并没有作为非刀的自觉
相反的,他觉得这是自己魅力太大才导致自己变为非刀的
『审:够了』
昨天听到审神者对他们说『对不起』时,鹤丸国永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跟平常一样笑着,去制造一些今人惊吓的事情
正常到可怕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当然了,所以你要是回来了我会囚禁你的噢』
是被这句话吓到了吗?
那是玩笑啊……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小狐丸】
小狐丸是国服赠送太刀之二,其柔顺的毛发深得审神者的喜爱
他会在审神者不开心时哄她开心,会在没什么刀的时候向审神者撒娇
“主君大人喜欢小狐吗?”
“喜欢噢。”
“那不会离开小狐吧?”
那个时候审神者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笑着拿起梳子帮他梳头,称赞道:“小狐丸的头发果然很柔顺呢。”
他早就知道答案了的,只是不愿意说出,把它埋在心底
『就算您喜欢我……您还是会离开……』

今天审神者带了一个小女孩来本丸2


【ooc了我的锅】
【这是接着上一次的】
【文笔不好】
【依然很短小……】




3.小狐丸
主君大人把小女孩交给我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
那孩子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可以给你梳头吗?”
让她为我梳头的后果就是
双马尾,还喷了定形水
『被野生的狐狸咬一口可是会很痛的』『我的头发……主君大人还会喜欢吗……』





4.和泉守兼定
我眼前站着一个小女孩
之前听说她祸害了小狐丸的头发
吓的国广把我的头发都盘起来然后用布包了起来
因为国广说很帅我就没把它解开
她居然说:“阿姨好,您是要去买菜吗?”
『不要拦着我我要教她怎么看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女的?!』





5.笑面青江
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带孩子了
“啊哈哈……你真不错呢……是脸可爱噢。”
“你真长呢,是头发噢。”
『我真的不擅长带孩子』『但她很有前途』





6.大俱利伽罗
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我不是因为她说饿才给她点心吃的』『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今天审神者带了一个小女孩来到本丸

#cco了是我的锅#
#文笔不好#



    1.加州清光

    这个小女孩见到我的第一眼就是叫我姐姐
    我对她说我是男生她点头说知道了
    一天下来还是叫我姐姐
    『我想教育教育这个孩子』『别以为你小我就看不出你眼睛里诡异的光芒』






    2.鹤丸国永

    审神者突然带回一个小女孩真是吓到我了
    我就想着要去逗逗这个孩子
    结果她说我既然是鹤不应该是会飞的吗
    我被迫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我是鹤但不会飞』『手入时间真长啊』

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1.文笔不好
2.最好不要相信标题
3.只出现在台词里的一期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审神者与鹤丸国永坐在屋内一片祥和

“我跟你说,我好像喜欢上了一期。”鹤丸突然说道

审神者拿着钢笔的手停顿了一下,在本子上空划来划去最后还是把笔放下,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这么说的?”

鹤丸国永见审神者终于不再闷声写作业了,笑嘻嘻的凑过去说:“因为你喜欢一期啊,这是爱屋及乌!”

“……”

“哈哈哈哈,吓到了吗?”

“不,只是想着你要是真和一期发展了我无条件提供需求,所谓坦然接受。”

鹤丸国永听完这话一脸见了鬼的模样,往常他要是这么开玩笑他一定会沦落到一个月马当番的下场。这是转性了吗?

鹤丸国永还是不太甘心,觉得审神者的反应太过平静,干脆趴到书桌上盯着她问:“你不是喜欢一期吗?”

审神者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回答:“真爱我会祝福。”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鹤丸国永好奇心大起

“怎么怎么了?”

“……我刚刚在写作业。”

“我知道啊。”

“用的是钢笔……黑墨……不易褪……”

白色的鹤发挥出平常骑着小云雀的机动迅速夺门而出,双手捂着胸前好似审神者非礼了他

坐在原处的审神者看着作业本上一大片墨迹沉默了一会,最后把它合起放到一旁再拿出一本新本子出来

“不要总和我开这种玩笑啊……”

一个审神者与敌审的故事

1小学生文笔
2.突如其来的脑洞






我是一位时之政府选中的审神者

本来我应该安安静静的在本丸看着我家刀们玩耍

但我前几天决定陪刀们一同出阵后,我认识了溯行军那边的敌婶

这不行啊,要是被时之政府认为我叛变了怎么办?会不会被清除记忆赶回现世?

于是我到六一去跟敌婶说了我这个烦恼,敌婶跟我说我想多了,她说你每天只负责把文件写完交上去只要你不写我们相遇的这个事,谁会知道呢

您说的对,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脑子还在不在,这样下去我估计都会被刀们嫌弃了

敌婶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个二百五一样,她说你要是在时政那边干不下去了就两个选择,一是暗堕二是被赶回现世

我说这可不行啊,我家刀们可不能少了我,像你说的那样,我无论到哪边都不会知道我刀们的情况了,要是遇到了变态怎么办

敌婶难得的被我噎住了,她幽幽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暗堕了吗

就是我原来的初始刀他暗堕了我才暗堕的,我想来找他
那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啊,不过现在他就是你们口中常说的城管
我不敢去见他

我害怕问他为什么暗堕

不管是你那边还是我这边,刀的生命都比我们长,我们吃枣药丸

所以我就想啊,等我实在老了的时候再去问他

那个时候就差不多看开了

不会难过不会流泪不会噎死

听完后我煞风景的说了句,老姐不行啊,跑题了

敌婶突然就笑了

她说老妹啊,你是不知道,那把初始刀不是我的,是他第一任主人的

我说老姐啊我现在知道了,但你为什么跑题呢

因为那个第一任是个变态啊,我只是刚好碰上了那把初始刀暗堕的时候

我不开心了,说你不是知道他暗堕的原因吗你还说不敢去问

逗你玩啊,敌婶突然笑魇如花

我脑子果然出问题了,居然觉得好看,那么大一轮圆月就挂在天上我却觉得她笑得比月亮还美

不行啊,我暗自揪了下自己的手背,可不能弯啊

大概是『一开始聊的话题有什么用』

1.很短小
2.短小
3.小

    “主人,我们来聊聊一些有趣的事吧。”青江笑着说
    “可以,但你先把你手里捂着的金投石给我”审神者点头
    青江愣了一下,把手里捂着的金装捂紧问:“主人想用它做什么?”
    “你要是不用它上战场就不要占着它了。”


    “主人~”清光突然出现在审神者面前“来涂指甲吗?”
    审神者点点头,她想看看清光是怎么涂指甲的
    “那主人你想要涂哪种?”清光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十几瓶指甲油出来摆在地上,活像个小贩【清光:“你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来当小贩吗?”】
    审神者拿起那些指甲油一瓶瓶的看过去,她咂吧咂吧嘴想这些指甲油有区别吗都一个色号……等等清光每次的零用钱都花的特快就是因为总买指甲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