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超喜欢一期

这里陌陌,质量不好,但是个好人

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1.文笔不好
2.最好不要相信标题
3.只出现在台词里的一期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审神者与鹤丸国永坐在屋内一片祥和

“我跟你说,我好像喜欢上了一期。”鹤丸突然说道

审神者拿着钢笔的手停顿了一下,在本子上空划来划去最后还是把笔放下,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这么说的?”

鹤丸国永见审神者终于不再闷声写作业了,笑嘻嘻的凑过去说:“因为你喜欢一期啊,这是爱屋及乌!”

“……”

“哈哈哈哈,吓到了吗?”

“不,只是想着你要是真和一期发展了我无条件提供需求,所谓坦然接受。”

鹤丸国永听完这话一脸见了鬼的模样,往常他要是这么开玩笑他一定会沦落到一个月马当番的下场。这是转性了吗?

鹤丸国永还是不太甘心,觉得审神者的反应太过平静,干脆趴到书桌上盯着她问:“你不是喜欢一期吗?”

审神者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回答:“真爱我会祝福。”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鹤丸国永好奇心大起

“怎么怎么了?”

“……我刚刚在写作业。”

“我知道啊。”

“用的是钢笔……黑墨……不易褪……”

白色的鹤发挥出平常骑着小云雀的机动迅速夺门而出,双手捂着胸前好似审神者非礼了他

坐在原处的审神者看着作业本上一大片墨迹沉默了一会,最后把它合起放到一旁再拿出一本新本子出来

“不要总和我开这种玩笑啊……”

一个审神者与敌审的故事

1小学生文笔
2.突如其来的脑洞


我是一位时之政府选中的审神者
本来我应该安安静静的在本丸看着我家刀们玩耍
但我前几天决定陪刀们一同出阵后,我认识了溯行军那边的敌婶
这不行啊,要是被时之政府认为我叛变了怎么办?会不会被清除记忆赶回现世?
于是我到六一去跟敌婶说了我这个烦恼,敌婶跟我说我想多了,她说你每天只负责把文件写完交上去只要你不写我们相遇的这个事,谁会知道呢
您说的对,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脑子还在不在,这样下去我估计都会被刀们嫌弃了
敌婶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个二百五一样,她说你要是在时政那边干不下去了就两个选择,一是暗堕二是被赶回现世
我说这可不行啊,我家刀们可不能少了我,像你说的那样,我无论到哪边都不会知道我刀们的情况了,要是遇到了变态怎么办
敌婶难得的被我噎住了,她幽幽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暗堕了吗
就是我原来的初始刀他暗堕了我才暗堕的,我想来找他
那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啊,不过现在他就是你们口中常说的城管
我不敢去见他
我害怕问他为什么暗堕
不管是你那边还是我这边,刀的生命都比我们长,我们吃枣药丸
所以我就想啊,等我实在老了的时候再去问他
那个时候就差不多看开了
不会难过不会流泪不会噎死
听完后我煞风景的说了句,老姐不行啊,跑题了
敌婶突然就笑了
她说老妹啊,你是不知道,那把初始刀不是我的,是他第一任主人的
我说老姐啊我现在知道了,但你为什么跑题呢
因为那个第一任是个变态啊,我只是刚好碰上了那把初始刀暗堕的时候
我不开心了,说你不是知道他暗堕的原因吗你还说不敢去问
逗你玩啊,敌婶突然笑魇如花
我脑子果然出问题了,居然觉得好看,那么大一轮圆月就挂在天上我却觉得她笑得比月亮还美
不行啊,我暗自揪了下自己的手背,可不能弯啊

大概是『一开始聊的话题有什么用』

1.很短小
2.短小
3.小

    “主人,我们来聊聊一些有趣的事吧。”青江笑着说
    “可以,但你先把你手里捂着的金投石给我”审神者点头
    青江愣了一下,把手里捂着的金装捂紧问:“主人想用它做什么?”
    “你要是不用它上战场就不要占着它了。”


    “主人~”清光突然出现在审神者面前“来涂指甲吗?”
    审神者点点头,她想看看清光是怎么涂指甲的
    “那主人你想要涂哪种?”清光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十几瓶指甲油出来摆在地上,活像个小贩【清光:“你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来当小贩吗?”】
    审神者拿起那些指甲油一瓶瓶的看过去,她咂吧咂吧嘴想这些指甲油有区别吗都一个色号……等等清光每次的零用钱都花的特快就是因为总买指甲油???

昨天一期哥终于来了!
感谢清光小天使!粟田口的小短刀们你们有哥哥了!
清光你一星期的指甲油钱我包了!

不是做梦哦

#文笔不好#
#这可能…是肝死的……#



拿着手机看到了半夜的漫画,关掉手机后揉揉眼睛,想着还是拿毛巾敷一会比较好,于是起身在黑暗中摸索着开灯的开关,全然忘记手机可以照射,开开灯后拉开门,一团白色的物体迅速起身“哇!”的叫一声把人吓的不轻
“呜哇!……鹤先生!你……”话还未说完就被对方捂住了嘴“不要吵醒大家了.”
少女感受到嘴唇上的热度,不禁有些恍惚,脑子里一直盘旋着的话也就那样闷闷的说了出来
“这是做梦吗,我们本丸居然有鹤了……”
鹤丸国永听到这话咧嘴一笑,拿来捂住少女嘴的手换成食指抵住她的唇
他说:“不是做梦哦.”
少女高兴的几乎昏厥
“因为人死了,哪还会做梦.”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大晚上的脑子抽了

当你不再登录刀剑时

1.只写了自己的初始刀与初锻刀
2.小学生文笔
3.短小
4.只写自己有的刀




【加州清光】
主人……?
近侍加州清光看着整理的整齐的房间楞住了,以前总是杂乱不堪的房间现在这么干净让他很不舒服,给人一种『她已经离开他们了』的感觉
虽然这么想着,但昨天主人对他们说的『对不起』此刻又在耳边回响起来
加州清光蹲下身子,双手捂住嘴,让哽咽声不要发出来,眼泪仍然大颗大颗的从眼眶中流出掉落
不是说好会一直爱着我吗?





【前田藤四郎】
前田藤四郎作为初锻刀,他知道的东西不比初始刀加州清光少
包括昨天主君对他们说的『对不起』究竟是什么含义
他当天晚上一个人爬上屋顶看着天空的月亮,淡紫色的眸子里没有印出月亮的样子,瞳孔早已涣散显不出一丝光亮
伸手按住心脏所在的位置,感受到它还在跳动,前田藤四郎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主君时说的话
『在下叫做前田藤四郎,长长久久,侍奉于您』
都那样说了……就算是知道您的决定了,我也会等待您,哪怕只有一刻的归来

【今天的资源也废了不少】

一期哟,你什么时候才会来呢,弟弟们等你等的都到快极化的日子了你都还没来

【取名字什么的太难了,cp清安】

1.小学生文笔
2.喜欢同人的男审
3.祝你看的开心



    我喜欢安定

    加州清光肯定的确定了自己对安定的心意,但却不敢告诉那人,很正常的,他怕对方不喜欢自己

    当审神者听完加州清光的苦恼后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这个傻小子好,审神者觉得喜欢一个人就去告诉他就行,不管他是否喜欢你,至少你心里会舒服得多

    加州清光听完审神者给他的建议马上就否决了,他很认真的对审神者说那是没有喜欢过别人的人才会给的建议,主人你果然还是得去谈一次恋爱好

    万年单身狗被自家的刀打击的心痛,挥挥手就把加州清光赶了出去,理由为需要看一些同人治愈心灵.

    被主人赶出房间的加州清光反而懵了,机械样的朝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安定昨天晚上被主人安排远征去了,但应该还没有这么早回来.这么想着的加州清光一拉开房间门又懵了,阳光前后跑进房间的那一刻他看见大和守安定裹着被子睡得正香.怎么回事?加州清光的脑子在看见大和守安定在房间的那一刻就成了浆糊,许多想法在脑海中翻滚来翻滚去也只是浆糊而已

    什么啊……加州清光咬紧下唇,突然加速的心跳提醒着他现在是多么的兴奋.什么啊……他走进房间拉上门把阳光隔绝在外,赤红色的眼睛看着睡得正香的人儿.这算什么啊……他走到大和守安定的身边俯下身子把对方的脸看了个仔仔细细,然后轻轻的吻在对方的额头上

    “好喜欢你啊,安定.”

    加州清光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房间,捂着脸坐在房间门口自嘲自己居然胆小到只敢这样告白

    屋内的大和守安定还是睡得很香,但不知梦到了什么嘴边一直含着笑

    晚饭时间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今天难得没有斗嘴,这让众刀剑男士感到惊讶,只有审神者明白了一些东西

    晚饭结束后加州清光就凑到审神者身边问今早让他脑子成了浆糊的那个问题,审神者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说我又没告诉你安排的是多长时间的远征,只不过刚好在你找我的那段时间安定回来了而已

    加州清光想了下也没有什么不对就离开审神者回房间了,审神者正打算也回房间时一张可爱的脸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主人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大和守安定眨着他那明亮的蓝眼睛盯着审神者

    审神者一听就乐了,心想你们冲田组今儿怎么都有事跟我说.刚正打算摆出一副好的聆听者的模样来却在听见大和守安定说的一句话后差点把脸撞到地板上

    “主人我喜欢上清光了.”

    审神者冷漠的抹了把脸,突然意识到本丸这么大只有这两会找他说这个事儿,那一个气啊!但气归气,作为一名合格的爱护刀剑的审神者,他还是很温柔的对大和守安定说了今天上午被加州清光否决的那个方案

    你不用我还怕没人用不成,审神者看着大和守安定开心的跑回去的样子有些得意的笑了

    加州清光回到房间就开始给自己涂上爪红,这时门“啪”的一声就被人拉开了,吓的加州清光差点把爪红涂出框,还没等他发脾气一抹蓝色的身影就扑倒了他.
    对,扑倒了

    “清光我喜欢你!”大和守安定满脸通红的对身下的加州清光说出这句话时,加州清光手里还拿着他最近超喜欢的爪红,现在泼了一地

    大和守安定慌忙的拉加州清光起来安静的坐在一边等着加州清光的责骂,但出乎意料的加州清光开始没有骂他,而是优先处理掉了泼在地板上的爪红.大和守安定想着这样的加州清光一定是气极了

    “……我也喜欢你.”

    责骂到头还是没有来,来的只有温柔的回应自己心意的告白

    大和守安定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突然靠近的加州清光,他不敢相信刚刚那么温柔的声音是加州清光发出来的[安定你这样是会被打的]

    加州清光伸手把大和守安定抱紧,鼻尖全是喜欢的人的气味,让他觉得最美好的事就是如此了

    “安定,我好喜欢你.”

    “嗯,我也是一样.”
     



    “那……那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门口想起,两人同时转头看向门口只看见满脸通红的五虎退

    纯属路过的小老虎哭着说自己什么也没有看见.冲田组顿时被小老虎这一哭吓到,连忙哄着生怕一期一振那个弟控突然出现,然后让这两个刚互通心意的人进了手入室

    “请问,我弟弟怎么了?”如春风吹过一般舒服的声音自二人身后响起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相视一眼,向自己告白后快乐却又悲惨的夜晚画上句号

当审第一次锻出长谷部

1.标题最好不要信
2.小学生文笔
3.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我是压切长谷部……”
    当审神者召唤出长谷部时还没有等他说完话就跪在了地上,长谷部心下一惊想这主人怎可一见面就给他行如此大的礼.当下立马撩起衣服下摆准备也跪下来时,只瞧见刀匠拍了拍审神者的肩说:“你非不是你的错,但有刀愿意来就知足吧.”
    长谷部当时就屈着膝楞在那,一时不知道是接着跪下去还是当什么也没发生站直得好.一番思想争斗后长谷部选择了后者,然后看着审神者头顶着乌云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大概是不会使用我了吧……长谷部垂下眼眸想,虽然不是很意外但果然……慢慢握紧的双手暴露了他现在的心情
    “压切长谷部对吧.”少女清脆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随后就感觉到手臂被人挽住,他有些诧异的看向审神者却发现她满脸笑容
    “我现在就是你的主人了,不过呢……你要是不想承认也不要紧啦,反正现在你是我的人.”审神者有些小得意的挑挑眉
    长谷部觉得他估计是有病,听了这样的话居然觉得很开心
    他觉得审神者也有病,明明刚才那么难过现在却笑的跟朵花似的
    但就算这样,他也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主人喜欢着,亦或是,被爱着

这个打击我是只能靠着灵力过日子了